钢价上涨    本土钢企经营向好
浏览数:5

  钢材价格上涨,成了相关行业近年来所关注的重要话题之一。近日,从昆明多家钢厂和建筑商反馈的消息了解到,本地市场上的钢材价格也不能脱离这一趋势。建材螺纹钢的价格目前已经上涨到了4900元/吨左右,板材热轧板卷价格涨至4680元/吨左右,而管材焊管的价格平均在4600元/吨左右,价格均处于近几年来的较高水平,有的甚至比两年前的价格翻了一番。对于本地钢企来说,钢材价格上涨意味着经济效益好转。而对于下游用钢的建筑企业来说,价格上涨则对已开工的项目带来成本上升的压力,呈现出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局面。

  去产能与环保是价格上涨原因

  1月4日,在昆明铁公鸡市场,上海展志实业集团有限公司销售经理陈福阳介绍,该公司主要从事钢铁贸易等业务,目前,其在云南销售的建材螺纹钢价格为4900元/吨,板材热轧板卷价格为4680元/吨,管材价格则在4000元/吨-5000元/吨之间,主要产自贵州水钢、四川攀钢等钢铁企业。其中板材在云南的销售量在2017年达到了80万吨,比2016年增加了不少。

  钢材成品材,一般分为建材、板材、管材和型材。其中,螺纹钢是中型建筑以上必须用的钢材,属于建材一类;板材主要应用于钢结构建筑,包括大型厂房、场馆、超高层等领域;管材则用来制作水管等。据了解,云南钢铁企业以生产建材为主,至于板材类,由于昆钢主动退出板材生产,目前省内生产板材的企业并不多。

  据中钢协统计,2017年前三季度中钢协会员企业销售利润率为4.18%,远低于工业平均利润率,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钢价的上涨属于合理回归。一方面,原材料、人工费、技术设施成本在增加;另一方面,得益于近年来出台的去产能和加强环保的相关政策,供需关系日趋平衡,市场无序竞争、恶性竞争大大减少。

  昆钢工作人员武潇凡回忆,2015年,螺纹钢的价格为2300元/吨,2016年为3500元/吨,到了2017年12月份,螺纹钢的最高价格突破了5000元/吨的大关,2018年1月份,价格回落了一些。“钢材的价格每日都会有变动,特别是临近春节,施工量减少,钢材产品的需求量和供给量下降,市场价也会出现下跌。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

  “云南本土矿石基本都含有色金属,因此钢材的冶炼有一定难度,对工艺改进、设备等方面的成本产生不小的影响。”武潇凡介绍,昆钢产品的质检认定均要求达到国家建材产品的最高标准,其生产的建材、型材等在本地市场有较高的占有率。

  武潇凡认为,去产能和环保政策收紧是导致钢价上涨的两大因素,不过具体到云南,由省工信委、发改委等部门开展的去产能及打击“地条钢”措施带来的影响更为直接。大部分云南钢企在环保方面投入很大,因而环保政策收紧并没有对企业带来明显的冲击。随着去产能工作的深入推进,许多落后产能被淘汰,加上整治“地条钢”成效明显,云南钢铁行业在经过2016年的转型过渡期以后,在2017年迎来了供需稳定的良好局面,大部分钢厂扭亏为盈,市场逐渐规范。

  企业通过长期合作获取议价空间

  钢价上涨带来的影响也传递到了下游企业,建设方企业采购的钢价变高,对外输出的价格也随之上涨。中建钢构云南公司项目商务预算经理杨金鑫表示,根据钢结构建筑的形式,钢材制造加工成本一般会占到公司总成本的60%-70%;如果只是负责钢结构的安装,那么人工成本则会占大头。2014年之后,随着大体量钢结构建筑开工减少,公司在云南的业务开始向安装方向倾斜,就业务情况而言,近三年已不如2013年、2014年项目较为集中的时期。

  不过,由于云南生产制作钢构件的企业不多,中建钢构主要还是从柳钢、鞍钢等钢厂拿货,而且还要根据项目进展分批次购买,相应的运费成本也不低。以合金中板为例,目前市场价已经卖到5000元/吨以上,将货运到云南后的价格可能更高。因此,除了在人员配置、产品服务质量等方面保有优势以外,与云南本地钢结构企业相比,外来钢结构企业在价格方面的劣势无疑正在被放大。

  作为用钢大户,中国铁路昆明局集团有限公司采购钢材,必须从中国铁路总公司的合格供应企业名单中进行挑选。在合作过程中,允许钢材价格在一定区间内调整,如果超过这个区间范围,相应的收益和风险需要钢材供应商自行承担。公司负责人认为,尽管有时盈有时亏,但是大体而言公司与供应方一直保持着互利共赢的良好局面。具了解,在建筑行业,许多规模较大的企业均采用此种方法操作,通过建立长期合作的形式以获得更多的议价空间。

  不过,对于许多正在建设的项目,建设方的压力则大了许多。在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承建的昆明某地产项目工地上,物资项目经理冉军表示,项目自2016年开工建设以来,钢价上涨幅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合同议定的2%-5%的价格调整区间。为此,中建股份西南分公司正在与开发商进行商议,希望能对合同上规定的价格进行相应调整,在结果出来之前,成本上升带来的亏损建设方只能自行承担。

  “不单单是钢材,其他原材料的价格也在上涨,商品混凝土的价格从开工起到现在每立方米已经上涨了40元-50元,而且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冉军表示,由于开发商把建设任务及相关责任划给了施工方,因而对原材料价格行情波动响应不快,如今钢铁等原材料价格上涨明显,这不得不要求开发商、建设方、原材料供应商等多方重新协调商议各环节的价格。这个过程无疑是漫长而复杂的。

  据了解,尽管中建在工地处设有项目部,但是财权则归集到分管西南片区的西南分公司,由该公司按期拨款支付相关建设费用及工人工资等,所以工程进度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不过可以想见,对于财力并不雄厚、风险承担能力相对较弱的中小建筑企业来说,钢价等原材料明显上涨无疑将加大其短期内的资金压力。

  

  相关信息链接-------------------

  工信部加严钢铁产能置换比例

  从工信部获悉,工信部新修订了《钢铁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对置换产能范围细化明确,加严置换比例要求,加大监督力度,严禁新增产能。

  工信部提出,用于置换的产能须同时满足“1个必须+6个不得”这两个要求。“1个必须”指用于产能置换的冶炼设备须在2016年国务院国资委、各省级人民政府上报国务院备案去产能实施方案的钢铁行业冶炼设备清单内,2016年及以后建成的合法合规冶炼设备也可用于产能置换。不在该范围的冶炼设备一律不得用于置换。

  “6个不得”指用于产能置换的产能不得为:列入钢铁去产能任务的产能、享受奖补资金和政策支持的退出产能、“地条钢”产能、落后产能、在确认置换前已拆除主体设备的产能、铸造等非钢铁行业冶炼设备产能6类产能。这是“一票否决”项,即使在“1个必须”范围内,触及其中任何一条一律不得用于置换。

  为避免个别项目“钻空子”逃避置换新增产能,工信部提出,只要建设内容涉及建设炼铁、炼钢冶炼设备,就须实施产能置换,即“建设炉子、就须置换”。在置换比例上,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环境敏感区域置换比例继续执行不低于1.25:1的要求,其他地区由等量置换调整为减量置换。

  为规范置换比例的计算,避免出现玩“数字游戏”现象,工信部对用于计算置换比例的产能换算表进行了调整,要求各企业退出产能与建设产能都要用这套换算表进行计算,做到“一把尺子量到底”。

  工信部原材料司副司长骆铁军表示,不论是细化明确范围,还是加严置换比例要求,加强各方监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严禁新增产能。